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新闻
初心无悔法官路,正义岁月显担当——法官苏轶突发心脏病去世,年仅41岁!
  发布时间:2019-09-04 17:19:16 打印 字号: | |

91日下午6时,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三庭苏轶法官心脏骤停,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终因抢救无效于92日下午5时去世。年仅41岁。

 

身戴法徽、身穿法袍的苏轶法官

 

工作中的苏轶法官

 

苏轶法官出生于19782月,20005月参加法院工作,工作一直努力、积极,历任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书记员、助理审判员、审判员、二级法官、一级法官,他办案数突出,办案效果较好。2015年至2017年连续三年公务员年度考核中被评为优秀等次,2017年被市中院机关党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18年被市委组织部批准记个人三等功,2018年所承办的一件民商事案件获全市法院优秀裁判文书一等奖,因工作表现突出,被中院记个人三等功。

 

苏轶法官生前的办公桌

 

与君别

惊闻苏轶法官去世的消息后,襄阳中院全体干警深感意外与惋惜,纷纷发文表示沉痛哀悼。

苏轶同志是我的同事,我的兄弟,41岁英年早逝,令人痛心痛惜!十九年前他刚大学毕业,和我在一个庭工作了三年,我看着他从一个稚气的大男孩成长为我院风华正茂的青年法官。阳光,睿智,刚直是我对他由衷的印象,也承载着许多人对他的殷切期盼。就这样他突然就走了,没有告别,没有交待,甚至总感觉他是在和大家开一个大玩笑。愿逝者安息,大家彼此珍重。

——襄阳中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肖保国

不敢相信,多么优秀的兄弟啊!为人低调,工作勤勉,业务娴熟……在高新法院帮忙期间按时上班,推迟下班,办理的案件数和案件质量,至今传为佳话!祝兄弟一路走好!愿天堂在无压力……你的音容笑貌我们会常常记起!

——襄阳中院副调研员张锁良

朝夕相处的兄弟走了,走的是那样匆忙,那样不甘,那样不舍……星期五下午庭务会上,你的音容笑貌竟成了最后的一别,除了伤痛、惋惜、思念、便是止不住的泪水。

——襄阳中院民三庭庭长王淑青

今年五四青年座谈会上,苏轶法官的发言我印象很深,他热情,开朗,爱钻研,爱法院,有很多美好的想法。没想到,他走得这么突然!留给大家无尽的哀痛!

——襄阳中院刑一庭庭长李沈岐

难掩泪水!犹记昨天1708分的视频聊天,笑语与叮嘱,变成今天的阴阳两隔!特别是他父母年高,女儿年幼,妻子无业,心甚是痛惜!只愿这是一场梦,明早梦醒尽成空!

——襄阳中院立案二庭庭长彭云飞

昨天上午,惊闻年轻的法官苏轶突发疾病,正在医院抢救,消息震惊全院!前天晚上六时,苏轶病发,市中心医院立刻采取非常措施,派出最好专家,使用最先进设备进行抢救;院领导和民三庭同志等第一时间赶到医院,配合医院治疗,做好家属思想疏导工作,解决具体困难。昨天下午,我赶到医院,看到领导和同事聚在ICU门口,大家沉静在悲伤中,不少同事已经哭红了眼圈,默默地等待,急切期盼着他能够苏醒过来。最后,虽经医生竭尽全力,奇迹终究没有发生!苏轶,我们为您点亮思念的烛,烛光里有着中院大家庭每一位成员对您深深的思念和永远的牵挂!愿您在天堂里没有疾病!同时,我想对大家说,人生无常,当下最真,珍惜当下!

——襄阳中院研究室主任王洪

 

  《悼苏轶弟》

一生伏案卷,声望比传奇!苏家一声雷,轶事化追忆!兄闻泣无语,弟容满眼帘!走路成恍惚,好人凤涅槃!

——襄阳中院民二庭副庭长柴勇

 

《半月归来吊苏轶》

 

半月前尚笑谈办案艰辛,

半月后却阴阳相隔无语;

今日归来送你欲哭无泪,

明日再别相逢遥遥无期。

 

——襄阳中院民三庭副庭长张耀明

 

《送战友兄弟》

我的战友兄弟苏轶同志今日离世,我好久已没有这种悲痛的感觉了,泪水止不住的流。苏轶同志长我两岁,同是四中校友,比我高一级,是我师兄。但我初识苏轶同志是在襄阳中院工作以后,有次苏轶同志在审委会报告案件,具体内容已不可考,但印象里苏轶同志报告层次分明,法律关系梳理清楚明白,从此我作为法院新兵经常向他讨教学习,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记得一三年左右,苏轶同志承办一件案件,被告为了逃避债务不断注册变换主体,给债权人造成很大困扰,维权非常艰难。苏轶同志与我讨论该案,彼时刺破公司面纱理论在审判实践中运用还不甚多,在我们内地欠发达地区法院适用有关公司混同的理论更是需要勇气。苏轶同志凭着一颗为了公平正义的赤子之心,让不断变换马甲的老赖无所遁形,案子二审被省院维持了,取得了极好的社会效果与法律效果。苏轶同志真是有勇有谋。

他长期在民三庭办案,民三庭是我们中院的商事审判庭,案件一是法律关系复杂,二是标的额巨大,所谓攻关人士络绎不绝,该庭同志位可能不高,论权却极重,但我在院里几年从未听到过任何对苏轶同志的不良反映。后来我离开法院,遇到疑难问题也经常请教苏轶同志,最近一个月我就请教过有关执行异议之诉以及在建工程优先权行使等诸多问题。

苏轶同志爱学习是有名的,他朋友圈中所发内容基本上均为审判业务知识,他离世前几小时发的还是以物抵债协议若干问题。每每所发,对我均启发很大。

我还想说的是,苏轶同志是累死的。近日我回中院,问及工作情况,苏轶同志说一直以来都是每天四个庭,上午两个,下午两个。我问那文书啥时候写。他答:那只能加班了。加班二字里面包含多少内容,我可以想象。我们法院工作的同志都是这么过来的吧,但毋庸讳言,民三庭的同志显然付出更多。现在苏轶同志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未尽的工作,离开了他明天待开的四个庭,还有待写的一堆文书,更离开了他刚上初中的女儿,也卸下了远不该卸下的家庭重担。您好好休息吧!

苏轶同志一路走好!你虽未曾显达,也没有所谓轰轰烈烈的业绩,但所谓"燃灯者",作为人民法官,你是当之无愧的!

——襄阳中院原党组成员、法学博士谢新胜作于201992

 
责任编辑:张心怡 程勇
总编信箱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代表联络